当前位置:罪妾影视金子轻松出来吧第19集剧情介绍
金子轻松出来吧第19集剧情介绍
2023-01-06

金子轻松出来吧第19集剧情

新德回家后向梦溪奶奶抱怨自己无能,儿女们一个个过得不开心,奶奶为了让她开心就说不做饭,她去买海酱汤回来。奶奶走后新德告诉梦溪外婆她想接梦娴回来,她说贤泰向他父亲一样花心,奶奶却说儿女自有二女福,她不能替孩子过一生,应该让梦娴自己决定。

贤泰躺在床上生闷气,埋怨成恩将他的事告诉新德,感觉自己以后没脸见梦娴家的人了。

朴顺昌吃饭时又忍不住批评成恩,让她去梦溪家道歉,清潭洞妈妈劝不了只能同意。

梦溪和贤秀因为洗衣服的事争执,能水洗为什么要送去洗衣店,梦溪讽刺他是富家少爷,梦溪还是洗了衣服,贤秀却幻想电视剧中男女主人公一起洗衣服用脚踩,两人一起打水仗,梦溪却提醒他这是楼房。贤秀夸梦溪有才能让她很开心,梦溪让他多说几句,心情很好。贤秀却嚷着肚子饿了,贤秀说回清潭洞吃饭,因为成恩做饭,肯定又要卖弄一番,她去证明两人多恩爱。

成恩看到梦溪停在贤秀家门口的首饰车,一下子明白尤娜为什么那么了解自己的过往,原来尤娜是梦溪假扮的。

梦溪却后知后觉想起自己停的车,正要出去停车,刚好成恩回来,梦溪心中有些忐忑。成恩看到冰箱中的众多泡菜和久用的菜盒,看她节省的样子更加确定她是梦溪。成恩说话开始句句试探,说出梦溪的口味变得太多太快,梦溪赶紧解释,可是成恩脸上的笑意更浓。成恩看到家里洗的衣服,一方面夸她节俭,一方面看着床单大小问两人是否分房睡。两人话语之间激流暗涌。成恩很高兴看到梦溪吃瘪。

成恩回家后并没有告诉清潭洞妈妈,让清潭洞妈妈以为贤秀和梦溪真的没有分居,还说自己以后还会去,因为大嫂对厨艺很感兴趣想向她学习。她心里又有了新的计划。

新德破天荒夸贤秀做得好让贤秀很高兴,并让他去送东西,但是他只有五分钟的时间。贤秀没赶上电梯,只能以最快的速度跑楼梯,累得气喘吁吁。他把东西交给了成恩,正要离去成恩请她喝茶,贤秀却无意间发现了梦溪的作品,里面夹了一张纸条。

贤秀拿着纸条找梦溪问是不是她故意留的,梦溪说不是自己做的,贤秀不相信,因为上面确实是她的电话。

新德去见清潭洞妈妈和板桥妈妈,板桥妈妈诚恳热情,清潭洞妈妈却故作清高拿鼻孔看人。新德不满她顺口一句的对不起,板桥妈妈也说清潭洞妈妈不是真心来解决问题的。清潭洞妈妈居然说她现在可以带走梦娴,因为她不喜欢梦娴,还说梦娴没家教,板桥妈妈着急了,指责她太过分,然后赶走她。新德看着这样的场面觉得很无奈,板桥妈妈却真诚向她道歉,说太喜欢自己的儿媳,所以看着梦娴心里更难过。新德问她以后怎么办,板桥妈妈却说先忍着,实在不行就带贤泰和梦娴去佛罗里达,新德却知道这不现实,更加着急,板桥妈妈请她再给自己一些时间,她想办法解决。

新德回家后把她们三人会面的事告诉了家人,大家都很担心,因为他们也没什么好的办法。

贤秀越想越烦恼,梦溪回来告诉他可能是学院将选拔的作品送往公司,但没经过她的同意。现在贤秀担心的是挑战在宝石公司举行的真正公募,这样她能在真正的宝石公司上班,可是她的身份也会被揭穿。梦溪让他把自己的作品偷偷拿回来扔掉,还说根本不会被选上。贤秀却很生气,因为他不相信梦溪。不相信梦溪放弃成为宝石设计师的梦想,认为她是故意将她的作品交到公司,这样即使两人将来契约到期她也不用再回到原来狼狈不堪的日子。梦溪见他这样说很伤心,贤秀心里也不好受。

贤俊向成恩说起贤秀妈妈和父亲离婚的事,和自己的妈妈有关,他知道现在贤秀和贤泰是无辜的,而真正有罪的是自己。成恩本想说找到打败贤秀的方法,可是一想说出真相,她和梦溪会同归于尽,还是忍住没说出口,但说一定会帮他成为公司继承人。她让他记住她爱过他,因为自己以前可能犯过错,贤俊感慨自己没让她过上顺心日子,很是内疚。还相约一起牵手买菜,成恩很开心。

梦溪一大早起来做了一大桌子的菜,可是贤秀说要早去上班,甚至没有理睬梦溪问他晚上想吃什么。

新德看着贤秀愁眉不展就过去安慰,让他不要将所有表情挂在脸上,否则会影响顾客的。贤秀告诉新德他和梦溪各自演好自己的角色,所以不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,而且不愿说太多自己的私事,新德却说自己女儿在他那里,她关心是理所应当,还提醒他不管公事私事,作为卖场员工不能那样绷着脸,人活在世上,不可能什么事都不遇到。

梦溪无精打采卖着首饰,想着贤秀说的话很难过,新德过来问她是不是和贤秀吵架,因为他们两个都绷着脸。吃饭时新德告诉梦溪,贤秀说他们两人是因为需要才相互演戏,梦溪一听心都凉了,没有胃口吃饭。

梦娴告诉贤泰见丈人,贤泰很担心,觉得没脸见。可是即使被骂,他也不能和美娜分手,毕竟是多年的感情。梦娴很无奈。

板桥妈妈去见清潭洞妈妈指责她那天对新德不礼貌,说她羡慕自己有个好儿媳,还说将来成恩一旦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,就不再把她当一回事,因为成恩本性险恶。清潭洞妈妈本想发火,板桥妈妈却先发火,让她不要找梦娴麻烦。

梦溪叔叔让婶婶去向梦溪妈妈道歉,可是她还强词夺理。梦溪叔叔去道歉,新德却说自己也有责任,还夸梦溪婶婶是单纯的人。梦溪叔叔安慰她不要伤心,毕竟贤泰的婚姻是被家人安排的,所以没有抛弃美娜说明他也不是绝情的人,新德这时心里才舒服些。

贤俊和成恩一起去了超市,乱跑的小孩,大声吆喝的小贩,难闻的鱼腥味,直言这里不是适合自己的地方。

梦溪做了晚饭,贤秀回来一句吃过了便回到房间。梦溪问他是不是真的怕被父亲赶出家,如果是那样就适可而止。贤秀却说自己是为了冤屈的妈妈,明知梦溪接近他是为了成为宝石设计师,他还努力帮她实现梦想,甚至帮她做饭,怎么能说他还怕离开家。

梦溪追到阳台上问他想让她怎么办,她很生气他怀疑自己,因为她认为两人是很亲的关系。梦溪留下自己做替身的记录,让他进行清算,还说会还他的一亿的,贤秀很伤心也很生气。

梦溪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,生气地告诉他对自己的不信任是没办法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贤秀却说两人搞出来的事怎么收场,指责她只顾自己不管别人。梦溪泪如雨下,贤秀心中很复杂。